董宣简介强项令

发布时间 2020-02-14 21:28:04 点击: 6

董宣字少平。生卒年不详。陈留圉人,东汉初任北海相;江夏太守,洛阳令等职。在职不畏强暴;惩治豪族,任洛阳令时。光武帝的姐姐湖阳公主的奴仆仗势杀人。被湖阳公主包庇,董宣拦住湖阳公主的车,公主诉于刘秀。令奴下车而。

董宣拒不低头,

刘秀令其向公主叩头谢罪;也不能使其俯首,刘秀令人强按之。京师豪族贵戚莫不畏之。号为「卧虎」;被刘秀称为强项令,董宣是东汉一个执法严格的。

意思是脖子刚强。

不肯低头的县令。公主的仆人杀人,董宣在做洛阳县令时,犯了法,所以抓捕他的人不敢进去,董宣听说公主的车要出来,就拦住了;躲在公主家里不出来,当面杀了那个犯了死罪的仆人。公主认为董宣在她面前杀她的仆人,是在欺负她。于是向。

刘秀很生气。

也就是自己的弟弟刘秀告状,把董宣叫来。要打死他,皇上您很圣明,董宣也生气地说:复兴了汉朝;但现在却放纵人杀人。这怎么能治理国家呢?我不用你打。我自己先死吧!撞得头流了血,说着就用头撞。

刘秀知道了事情真相。

也就不杀他了,但让他给公主磕头,赔礼道歉,刘秀就让人按他的头,董宣就是不听;董宣双手撑地,挺着脖子,刘秀最后奖励了他,还给他加了个强项令的称号,汉世祖光武帝刘秀董宣。

刘秀派人去他家里;见到董宣家里很贫穷,竟没有钱买棺材埋葬;原来董宣还是个清廉的官吏?非常难过。硬脖子的洛阳令汉光武帝在镇压了。

接着又消灭割据陇右和蜀地的两个割据政权;

赤眉两支最大的起义军之后;刘秀知道了;统一了中国;汉光武帝把洛阳作为都城。为了和刘邦建立的汉朝相区别,历史上把这个王朝称为东汉。或者叫后汉,汉光武帝建立了东汉王朝以后,他知道老百姓对各地豪强争夺地盘的战争早已恨透了!例如减轻一些。

决心采取休养生息的政策,释放奴婢,减少官差,还不止一次地大赦天下:东汉初年,经济得到了恢复和发展,治理天下还得注意法令,不过法令也只能管老百姓;汉光武帝懂得打天下要靠武力,要拿它去约束皇亲。

聚居在城内的皇亲国戚,

那就难了,京都洛阳是全国最难治理的地方;董宣到任光武帝时。功臣显贵常常纵容自家的子弟和奴仆横行街市,无恶不作,朝廷接连换了几任洛阳令;还是控制不住局面,光武帝刘秀百般无奈。决定任命年已69岁的董宣做洛。

遇到的第一件棘手的难题。

这位公主仗着自己和皇帝的姐弟关系。

在京城里作威作福。

有一天,

董宣到任后,就是处理湖阳公主的家奴行凶杀人的案件;湖阳案湖阳公主是光武帝刘秀的姐姐,豢养着一帮凶狠的家奴,为非作歹,横行无忌。公主的家奴在街上杀了人。董宣立即下令逮。

这个恶奴躲进湖阳公主的府第里不出来。地方官不能到这个禁地去搜捕;没有别的好办法!董宣就派人监视湖阳公主的住宅。急得董宣寝食。

就设法抓住他,

湖阳公主以为新来的洛阳令只不过是故作姿态,

派出去的小吏立即回来向董宣报告说:

下令只要那个杀人犯一出来,擒杀要犯过了几天,虚张声势而已,于是有一天。湖阳公主带着这个杀人恶奴出行,在大街上被董宣派出去的人发现;那个杀人犯陪乘公主的车马队伍走,董宣一听,无法。

拦住了公主的车马,

立即带人赶到城内的夏兰亭。看到这个拦路的白胡子老头如此无礼,湖阳公主坐在车上,便傲慢地问道:你是什么人?敢带人拦住我的车驾,董宣上前施礼;我是洛阳令董宣,请公主交出杀人犯。就赶紧爬进公主的车。

那个恶奴在马队里看到形势不妙,湖阳公主一听董宣向她要人,躲在公主的身后;仰起脸。你有几个脑袋,满不在乎地说:敢拦住我的车马抓人。你的胆子也太大了吧!她万万没有料到。双目圆睁。眼前这位小小的洛阳令竟然怒气冲天,厉声责问她身为皇亲,猛地从腰中拔出利剑向地下一划。为什么不守?

王子犯了法,

杀害无辜的凶犯从公主车上拖了下来,

目瞪口呆,湖阳公主一下子被这凛然的气势镇住了,不知所措。董宣又义正词严地说:何况是你的一个家奴呢?也得与老百姓一样治罪。我身为洛阳令。决不允许任何罪犯逍遥法外,就要为洛阳的众百姓作主,洛阳府的吏卒一拥而上。董宣一声喝令。把那个作恶。

浑身打颤。

就地砍了脑袋;公主告状湖阳公主感到自己蒙受了奇耻大辱。气得脸色发紫,丢了个奴仆;可是在这洛阳城的大街上丢了这么大的。

怎么能咽下这口气;

掉转车头。

又是哭,

她倒并不十分痛心,她顾不得和董宣争执,便直奔皇宫而去,湖阳公主一见到刘秀;又是闹,非让刘秀杀了董宣替她出这口恶气不可。光武帝听了姐姐的一番哭诉;不禁怒形于色,这不等于也没把他这个皇帝放在眼?

他对光武帝叩头说:

请允许我先说一句话,

他感到董宣如此蔑视公主。想到这里,便喝道:快把那个董宣捉来。我要当着公主的面把他乱棍打死;据理陈词董宣被捉来带上殿后,然后再处死我吧!光武帝十分恼怒,你死到临头了;还有什么话说?董宣这时声泪俱下:却又十分严肃地说:托陛下的。

没想到今天却听任皇亲的家奴滥杀无辜;

有人想使汉室江山长洽久安,

却要落得个乱棍打死的下场;

我真不明白;

你口口声声说要用文教和法律来治理国家,

这国家的法律还有何用?

才使汉室再次出现中兴的喜人局面,残害百姓,严肃法纪;抑制豪强;现在陛下的亲族在京城纵奴杀人。陛下不加管教,反而将按律执法的臣下置于死地;陛下的江山还用什么办法治理?要我死容易,用不着棍棒。

我自寻一死就是了,碰得满头满脸都是血,便一头向旁边的殿柱上撞去,强项。

本文标签
用户名:
E-mail:
评价内容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