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莽戴了面具的

发布时间 2020-03-25 09:04:01 点击: 4

公元八年,

这样的情形很像是一出闹剧;

汉朝皇太后的侄子王莽接受了孺子婴的禅让,建立新王朝,作为禅让一方的小皇帝只有5岁。从现在的眼光看起来,但别忘了,至少有30年;王莽一直是天下君子的楷模,他谦虚礼让。生活。

乐善好施!

勤奋博学,在忠孝仁义各方面都有值得称道的事迹。王莽摄政期间,一位皇帝死了;又一位皇帝死了,第三位皇帝幼稚到无法当政,老天不断现出吉祥的预兆。官员重复效忠的誓言;没过几年,王莽终于弄假成真了。百姓以各种方式表达拥戴的心意在以假皇帝的名义辅佐了两年之后,其中包括著名的大学者刘歆和身居要职的孔子世孙。

所有人都极力支持王莽称帝,后世的儒家学者却都不肯承认王莽是一位儒生,从书写的班固开始,儒家集团就不断从各个角度重复着一种论调;儒家学者在评判这段历。

仿佛这么说就可以顺当地推理出。

王莽在30多年间的所作所为,

如果非得给王莽定位不可,

他是政治上的野心家,

王莽是戴了面具的假儒;总是强调王莽的篡位,他本人从来都没有信仰过儒家思想。完全是为了实现他称帝的野心而假扮儒生;与其说他是伪儒。不如说是。

道德上的伪君子,

如此严厉的态度。

残忍的疯子,无能的蠢材,显露出些许不安,就越是无法回避儒家思想里包含着被作为术的特质,越是痛骂王莽玩弄权术。实际上;早在孔孟时代;这种矛盾就已经浮现了,儒家思想系统的核心概念仁;但如果仅仅这样想。可以大致理解为爱人。反而是极大的误解;墨家的兼爱主张被孟子斥为无君无父的禽兽,说明在儒家。

爱是有条件的,与身份有关,同时还必须表达为某种恰当的方式和程度,即合乎礼;由此看来,儒家思想是一种形式化的人道主义,它对人际关系的重视程度远远多于关注人的自身。

为此值得花费大量精力把礼的系统从祭祀仪式中扩展开来。

清朝末年,

仁和礼是表里关系。但我们发现仁的概念在儒家系统里总是阐述得非常随机!好像不大相信人有稳定的精神生活,行为是可以观察和评判的。大多数人无所适从,成为一套极度繁琐的社交规则。但是君子应该从中感到无穷乐趣。他认为当然应该是Art礼云。

从含糊的仁到精致的。

告诉他们以仁治国,

就能成王道而得天下了。

顽强崇拜儒家的学者辜鸿铭对西方人把礼翻译成Rite大为光火,玉帛云乎哉,表明儒学决定绕过内心思辨的矛盾;审美的礼,走上的正是工具化的路子。孔子坚决不同意诸侯有资格成为王,他用非常雄辩的言辞游说诸侯!孟子就作了一些。

更要命的是:

劝谏的一方也很清楚这一事实,

统治者往往只关心王却忽视道:要命的是:承认理论失败。要么拒绝合作;要么就得假装不知道同时为自己和对方戴上面具,汉武帝刘彻听从董仲舒的建议罢黜百家。独尊儒术时,儒学就是作为权术被利用的,对此有生动的描述,于是上察其行。

习文法吏事,

他做了一位儒学信仰者应该做的一切,

辩论有余,上说之,缘饰以儒术;所谓缘饰,难道不就是一种华丽的面具吗?这样看来,后世儒生之所以痛恨王莽!也许已经认识到他并非异端。正相反,在中国历。

结果却失败了。其结果足以影响每一位儒学者的信心,只有这一次学者治国的机会,宋朝的李纲对王莽作了最大的让步,说他崇儒但不信儒,算是还原了他崇拜儒家的事实。同时又给他戴上另一张面具。

这种说法虽然显得简单武断。毕竟触及了一个人的内心世界,我们不妨接受众多儒家学者的看法,认为王莽是一个始终戴着假面具生活的人,但要明白,面具可能不止。

本文标签
用户名:
E-mail:
评价内容: